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指数变迁 >

建省30年来海南物价变迁及启示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指数变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民生持续较快改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自贸区(港)建设等具有重大现实和战略意义。建省办特区30年以来,海南省经济实现了由小到大、弱到强的稳定跨域式发展,地区生产总值从1987年的57.28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4462.54亿元;居民收入大幅增长,生活水平持续较快改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7年的986元增长到2017年的30817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7年的502元增长到2017年的12902元。物价总水平保持波动上升态势,涨跌互现,有周期性、阶段性、结构性、区域性等特点,客观反映了海南市场需求和经济冷热。

  从总体看,建省30年(1988年-2017年)以来,海南省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累计上涨518.9%(以1987年为基期,以下同),年均上涨5.6%。其中,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累计上涨4.91倍,年均上涨5.4%;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累计上涨5.27倍,年均上涨5.7%,农村涨幅超过城市涨幅。

  建省以来的30年中,海南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有25个年度都是上涨的,只有1998年、1999年、2001年、2002年及2009年等5个年度是下降的,由此来看,物价上涨是海南物价运行的主旋律。从图1中可以看出,30年来海南CPI呈持续上升态势,其中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中期价格上涨幅度较大,九十年代后期至二十一世纪初期价格略有下降,其他时期物价总水平基本保持平稳上升势头。

  建省30年来,海南省居民消费价格出现了四个上涨周期和一个下降周期,其中有两次明显的通货膨胀,分别是1988年-1989年以及1993年-1994年。海南物价的波动与我国经济发展、商品价格管理体制改革紧密相关。

  这一阶段出现了明显的通货膨胀。1988年、1989年海南省CPI同比分别上涨28.1%、28.4%,为30年来海南省CPI同比的最高和次高涨幅。

  为进一步推进价格改革,1988年,我国在放开绝大多数农产品价格管理权限的基础上,逐步放开大多数耐用消费品、生产资料的价格管制,价格逐步放开,加上连续几年货币超经济发行,导致出现“抢购风”,这一阶段价格有所失控,通货膨胀较为严重。

  针对经济领域出现的较为明显的通货膨胀,为稳定市场物价,这一阶段我国价格改革转入调整期,从宏观上采取紧缩措施,包括提高银行存贷款利率、对主要农业生产资料实行专营等,对价格结构做了部分调整,严重的通货膨胀迅速受到抑制。海南在严格执行国家各项价格改革措施的同时,于1991年率先在全国实行粮食购销同价,1992年进一步放开粮食价格,生产资料价格实行并轨,初步建立和健全价格总水平的监测和调控体系,价格秩序明显好转,1990年-1992年海南省CPI同比分别上涨2.1%、3.9%、8.7%,保持了比较适度的涨幅。

  1992年《南巡讲话》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1993年开始,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步伐开始加快,社会经济日趋活跃,伴随着高投资膨胀、高经济增长、高货币发行,出现了第二次明显的通货膨胀,1993年-1994年,海南省CPI同比分别上涨23.3%、26.7%。随即,国家对经济过热采取“急刹车”,出台包括提高存贷款利率、严格控制信贷规模等政策,采取了一系列稳定物价的措施,成功实现了经济的“软着陆”,1995年-1997年海南省物价涨幅逐渐回落,CPI同比分别上涨13.5%、4.3%、0.8%。

  在1998年-2002年这5年期间,由于爆发亚洲金融危机,使中国经济面临很大的风险,人民币面临着巨大的贬值压力,加上国内需求低迷,粮食价格持续下滑,经济增长速度相对较低,出现了通货紧缩迹象。价格改革重心从直接制定、调整具体商品和服务价格为主,转移到研究制定相关价格政策、法律法规以及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上来。这五年间,海南CPI同比除了2000年小幅上涨1.1%外,其余年份均有不同程度下跌,价格走势呈现平稳但略有回落的特点。

  2003年以来,经济进入新一轮增长周期,海南GDP连续9年保持10%以上的高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增速也均在两位数以上运行,工业化、城镇化建设步伐加快,居民收入较快增长,价格体制改革继续深化,资源品、医药等领域陆续进行改革,价格总水平也开始稳步上升。除了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CPI同比涨幅出现下降外,其余年份均有不同程度上涨,但随着我国物价调控制度的逐步完善,这一阶段的上涨速度明显低于第一和第三阶段,物价上涨势头相对温和。在这一阶段,食品和居住价格是推动海南CPI上涨的重要因素,结构性上涨特征明显。

  1988年-2017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累计上涨4.26倍,年均上涨4.9%,30年来海南CPI累计涨幅高于全国总水平。从图2可以看出,海南总体运行趋势与全国基本相同,与全国物价走势相比,海南物价运行具有涨得高、回落得也深,起得迅速、回落得也快的特点。

  30年间,海南居民消费价格累计上涨5.19倍,在中南六省中,海南同期累计涨幅高于湖南(5.05倍)、湖北(4.88倍)、广西(4.47倍)、广东(4.19倍)、河南(4.09倍)。30年里有8年涨幅居中南六省之首,其中2010年后有5年居首,由此可见,与中南六省相比,2010年来海南居民消费价格上涨速度相对较快。

  建省30年来,海南省食品价格累计上涨7.68倍,年均上涨7.0%。食品价格累计涨幅和年均涨幅均高于CPI。“民以食为天”,食品支出一向是居民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海南在这方面表现的更为明显。与全国大部分省区市相比,海南居民的消费意愿更加侧重在食品消费上。2017年海南恩格尔系数为38.5%,也就是说,2017年海南居民总的消费支出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消费支出花在了食品上,因此食品价格成为影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主要因素。近30年中,有27个年度海南食品价格与CPI的涨跌态势呈现同步性,特别是2003年以来,食品价格涨幅明显快于CPI涨幅,且两者间的差距有所扩大。

  从食品小类来看,粮食、菜、油脂、肉禽及其制品是居民日常食品消费中不可或缺的基本食品类别,其价格走势对食品价格走势的影响程度较大。

  1.菜、粮食价格明显高于食品价格涨幅,2003年来两者涨势趋快。其中,菜累计上涨13.50倍,年均上涨9.1%;粮食累计上涨12.04倍,年均上涨8.6%。

  2.油脂价格累计上涨7.63倍,年均上涨7.0%,略低于食品价格涨幅,2014年后价格走势有所低迷。

  3.肉禽及其制品[①]与食品价格走势基本同步,但价格涨幅低于食品价格涨幅。30年来,海南肉禽及其制品累计上涨5.99倍,年均上涨6.1%。

  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海南食品价格上涨高于全国食品平均水平,走势基本上与全国一致。建省30年来,海南食品价格累计涨幅高于全国138.0个百分点,年均涨幅比全国高0.7个百分点。

  30年来,海南服务项目价格累计上涨10.07倍,年均上涨8.0%,涨幅明显高于CPI总涨幅,特别是随着公益类服务项目价格改革深入推进、人力等成本上升、消费升级转型等,近年来服务项目呈加快上涨态势,成为推动CPI上涨的重要因素。

  部分重点服务项目中,教育服务价格累计上涨22.15倍,文化娱乐服务价格累计上涨8.25倍,医疗服务价格累计上涨7.25倍,年均分别上涨10.9%、7.3%和6.8%。其中,文化娱乐服务价格和医疗服务价格的上涨走势与服务项目基本一致,但近年来涨速加快,特别是由于推行公立医院综合改革,2017年医疗服务价格涨幅较高;教育服务价格明显高于服务项目价格涨幅,教育服务价格在建省的前十一年(1988年到1998年),教育服务价格处于缓慢上涨阶段;在1998年到2000年这三年进入快速拉高阶段;2000年到2010年价格走势较为平稳,2011年开始又加快上涨。

  建省30年来海南市场价格的高低起伏既与经济政策调整、市场开放程度有关,又受宏观经济影响。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推动物价变动的深层次原因趋于复杂,主要包括经济景气度、货币环境、输入性因素、成本因素、地理位置因素五方面。这些因素相互交织、共同作用,引发价格总水平变动。

  价格作为经济运行的滞后反映指标,其运行轨迹反映经济情况。从建省30年来海南CPI与GDP运行走势来看,两者存在正相关关系,经济快速增长,价格涨幅紧随而上,经济低速运行,价格涨幅随之回落,但CPI走势一般滞后于GDP走势一年左右,海南经济增长和物价水平总体处于协调发展阶段。

  根据经济学相关理论,一般而言,货币供应量增加将促使人们加大消费和投资,对产品和劳务的需求增加,驱使价格水平的上升。从近三十年我国狭义货币M1(M1相比M2而言,流动性更大,其数据对消费和终端市场的影响更直接)的增长率和海南价格变动率的走势图上可以看出,两者存在一定的正相关关系,但价格走势一般滞后于M1走势一年左右,比如1989年M1增速相对较低,1990年CPI涨幅较低;1993年M1增速到达高点38.8%,1994年CPI涨幅也到达相对高点26.7%;2009年为防止经济过快下滑,转向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M1增长率较快,2010年CPI涨幅也稳步回升。

  由于受全球经济一体化和调控措施多元化等因素影响,近年来货币供应量对物价水平的影响有所减弱,CPI的波动幅度明显小于M1的波动幅度。

  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尤其是我国加入WTO后,市场价格受国际经济影响逐渐加大,进出口关税下降,进出口贸易越来越自由、越来越频繁,国际原油、有色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的周期性波动对国内市场价格的影响逐步显现,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对物价运行影响日趋扩大。比如,2011年铁矿石、有色金属、稀有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大幅上涨,2011年海南CPI涨幅达到相对高点6.1%;2014-2015年,国际原油、原煤、铁矿石等资源性商品以及大豆、金属、橡胶等重要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带动国内相关行业产品价格不断下跌,2014-2015年海南CPI涨幅有所回落;2016年,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开始恢复性上涨,海南CPI涨幅也有所扩大。

  劳动力价格、租金价格持续上涨推动CPI持续上涨。一是最低工资标准不断提高,海南一类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从1994年280元提高到2017年的1430元,同时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减弱,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带动人工成本持续上升,不断推动服务价格上涨;二是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土地资源日益紧缺,土地资源成本不断上升,推动房地产和房租价格上涨,带动居住、服务项目等价格逐步上涨。

  一是由于海南属岛屿经济,受热带岛屿和气候条件的制约,大量生产、生活资料和消费品需要从岛外调运,对外依存度高,因此更容易受到岛外市场供求及价格变动的影响,特别是遇到台风等恶劣天气,商品的进出岛受到影响,蔬菜等价格容易大幅波动;二是海南拥有丰富的热带滨海资源,是全国著名的旅游目的地,2009年出台国际旅游岛政策以来,旅游人数不断增加,给食品和居住类价格带来的上涨压力也越来越明显,物价波动也大于全国平均水平。

  近年来,海南省CPI运行相对平稳,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现象,这和物价调控机制的逐渐成熟是分不开的。但由于海南独特的岛屿经济以及旅游人数和候鸟群体的增加,近年来海南CPI面临着较大上涨压力。随着市场经济进一步深化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特别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背景下,价格形势将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如何处理好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保持价格总水平的稳定将成为海南今后经济工作中的重要任务。

  价格水平低增长甚至负增长,意味着经济缺乏活力;价格水平快速上涨,意味着经济中的泡沫增多;价格的适度增长,对经济具有积极的作用。据测算,1988-2017年海南省CPI涨幅的中位数为2.8%,可考虑将此视作海南长期均衡通胀率参考值,在新常态下应当提高宏观调控的能力和水平,平衡好经济的高增长和价格水平低通胀之间关系,保持经济的中高速增长和物价水平的温和上涨。

  继续深入推进农产品、能源、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价格改革,比如理顺天然气等价格形成机制、加快推进环境服务价格政策的完善等,促进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缓解和解决部分产品价格不合理的状况。

  虽然从理论上说,价格改革不仅为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可以让消费者对产品、服务有更多地选择,实现供需双方的共赢,但目前在部分领域仍然存在“一改就涨”的现象,在短期内拉升了相关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如取消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后,部分药品价格明显上升;进行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医疗服务价格大幅上涨等。要总结和吸取价格改革的成功经验,放管结合,稳慎推进,小步多调,奖惩并举。保证整体的价格水平处于社会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同时也要加强市场价格监管,采取税制调控等机制缩小主要农畜产品生产与消费价格剪刀差,依法打击投机炒作、哄抬物价的违法行为,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

  农产品价格问题直接影响物价稳定,增加农产品有效供给是稳定农产品价格的首要前提。要吸取以往农副产品价格大幅波动的经验教训,继续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增强防御自然灾害能力;加强农副产品生产规划和信息监测发布,防止盲目种养,保持农产品供需平衡,保证粮食、蔬菜、肉禽等农产品生产健康稳步发展;完善应急机制,在台风等异常天气以及春节、国庆等重大节日时,提前加大对岛外农产品的调运力度,保证农产品供给的稳定;加强旺储淡供,防止价格的大起大落。

  近年来,海南服务项目价格涨幅均高于CPI价格涨幅,是影响CPI上涨的重要因素。服务业面临着招工难、涨价多的难题,增加供给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一是逐步提高农民工市民化程度,加快对农民工群体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完善社会保障、子女教育等方面的公共服务,让农民工“留下来”,为服务业的劳动力供给提供保障;二是深入发挥“互联网+”作用,降低服务业供需信息沟通成本,对分散的服务供给进行整合,从而增加有效供给;三是完善补贴机制,建立事后补贴和奖惩并举机制,平抑服务项目价格。

  [①]2016年开始肉禽及其制品已调整为畜肉类和禽肉类,故2016-2017年肉禽及其制品为测算后的指数。

本文链接:http://muangphet.com/zhishubianqian/394.html